新余

“北漂”租房样本调查:超四成吃过中介的亏

2016年05月17日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网购房指南责任编辑:yuchen

“不租房不知道北京的房租有多贵,不租房不知道在北京租房有多苦。”这是一位在北京租房的北漂的一句心里话。

房租贵、租房苦的背后,一方面是租赁需求多,但是房源少,自然导致租房难,另一方面则是住房租赁企业的税费负担大概在17%左右,成本高导致企业进入租赁市场的动力不足。

如何破解“房租贵、租房苦”?5月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实行购租并举,发展住房租赁市场,系列措施包括发展住房租赁企业、推进公租房货币化、完善税收优惠政策、强化监管等。专家认为,这些措施的落地,有望为行业发展迎来春天。

经历五年的租房生涯后,李川(化名)终于凑够了首付款在北京大兴区买上了房。他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:“五年里,每年房租都在上涨,我也搬了三次家。孩子快两岁了,考虑到以后入学方便,还是买套房心里踏实。”

同样在北京工作的王晨(化名)就没那么幸运了,毕业两年的她目前还只能选择租房。王晨住在北京北五环外的一间面积约15平方米的隔断间里,一床一桌一衣柜已让房间显得拥挤。她每月需要支付1500元的房租,水电气网费也需额外支付。

“第一次租房时,中介称续租时不再收中介费,但是我续租时中介不仅涨了房租,还以合同费的名义收了500元。”她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由于不想搬来搬去,只好任由中介“宰割”了。

住建部副部长陆克华近日表示,2014年在对北京市3万多名年轻人住房状况调查后发现,43.8%的人都表示在租房的过程当中遇到了中介的不良行为。

一个样本 租房续租遭遇变相中介费

对于我国城市居民来说,解决住房需求的主要方式有购房和租赁两种。

中国房地产估价师与房地产经纪人学会秘书长柴强告诉记者,发达国家租赁住房的比例一般占到40%到60%,购买和租赁在解决居民住房需求中同等重要,但是我国目前存在“重购轻租”的现象,住房自有率在80%至90%,租赁住房多为年轻人不得已的暂时过渡性选择。

“高房价增加了居民的经济负担。但即便是买了房,也可能离工作区域很远,出行麻烦。住房的便利性不够好。”中国人民大学土地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叶剑平说。

然而,恐怕每个租房者都有一部辛酸史。搬迁频繁,租赁市场不规范,权利不平等也成为人们“弃租换购”的原因。

王晨第一次租房时按一个月房租的价格向中介缴纳中介费,本想着续租时能避免中介费的负担。“可惜还是没想到,续签合同的时候,才发现除房租、保洁费、网费之外,还多出个500元的合同费。”她说。

柴强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这明显是不合理的,因为中介的居间服务在第一次出租时就完成了,续租就不应再额外收取费用。

一位房屋中介人士向记者透露,如果承租人选择不续租对中介更有利,这样中介能将住房租给其他人,又能获得中介费。因此,中介经常会用涨房租或其他名义来变相收取中介费。

中介的“算盘”恰好算中了承租人的软肋。王晨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:“如果再另找中介租房,还得再支出1500元的中介费,搬家也麻烦。所以500元合同费也只得认了。”

王晨的遭遇并非特例,陆克华在5月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2014年在对北京市3万多名年轻人住房状况调查后发现,43.8%的人都表示在租房的过程当中遇到了中介的不良行为,例如虚假房源信息、欺诈中介费等。

在租房需求旺盛,房源稀缺的北京,中介也并不担心住房租不出去。2014年58同城研究院发布的《北京租房行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北京每天约有20万人在租房。

“我隔壁那位小伙计划搬家,距租约到期还有1个月,中介已带其他租客来看房了。”王晨说。

在叶剑平看来,大城市住房租赁市场总体仍然是卖方市场,承租人相对弱势。对于承租人来说,在其承租权益受到侵害时,其终止合约或换租的搜寻成本和搬家成本是巨大的,而这部分都需要承租方来承担。

一项调查 受访者从未摊上降租好事

除了中介的不规范行为影响租房体验,住房售价上涨,租金也必然水涨船高,房屋租金年年涨也让承租人没有安全感。

叶剑平在北京做过一项500人的微观调查显示,从2011年~2013年间,租金水平持续上升,500名受访者竟然没有一例承租住房租金下跌。三年涨幅均值为38.33%,其中最大涨幅达到基期(2011年)的2.53倍。

“我国现有法律中并没有涉及限制租金涨幅的法律条文,再加上住房购买价格持续保持在高位,因此,租房成本会不断增加,但购买住房后可以再卖出赚差价,这就挤出了部分租赁需求转向购房。”叶剑平对记者说。

据了解,在住房租赁市场发达的德国,政府对房租进行了严格限定。德国政府会根据当地实际房租情况,制定并公布“租房价格表”,该表会两年更新一次。房东给出的租房价格只能根据“租房价格表”上下波动,如高于价格表的20%则可能被视为违法行为,会被罚款。

“德国的法律倾向于保护承租人的权益。房东不能随意提高租金,更不能乱赶租客。”叶剑平说。

此外,租房家庭无法享受与房屋产权人同等的权利,特别是在教育、养老保障、医疗保障等方面,也成为制约租房的一大难题。

一般来说,有了家庭子女后,选择购房的概率会明显增加。李川告诉记者,他支付了80万元的首付后,除去公积金抵消的部分,每月需要交4000多元的贷款。尽管生活压力增加,但是为了孩子以后上学方便,他仍然“弃租换购”。

“在入学排顺位的时候,租房会排在自有房屋后面,因此能否入学还存在不确定性,所以还是‘一劳永逸’的购房比较保险。”李川说。

而在一些热门学校或热门学区,租房者的子女入学则更困难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致电北京朝阳区白家庄小学就被告知,租房者子女无法在该校就读。

在叶剑平看来,发展住房租赁市场是一个系统工程,还需要其他社会制度都作相应的调整。“只有先保障买房和租房同等权利,才能让承租人有选择租房的动力。”

  • 意向区域
  • 价格